鲅鱼tv在线进入

“贤侄是西荒城执法司出身,离任之前还只是一个队正?不容易,实在是太不容易了!”

书房中,气氛非常和谐,沈世山对楚凡在天秀聚会上取得的佳绩表示了恭贺之后,三言两语,便话题一转,悄然探究楚凡的出身。

楚凡自然是坦然说出。

一个边陲小城的执法司队正,最多只能统领十个八个手下,在普通民众眼里当然是相当了不得。

但在世家子弟眼里,都只是看不上眼的小人物了,更别说沈世山这等王位代代相传,高高在上的异姓王。

“西荒城执法司,怎么好像有点印象,对了,禁军大统领欧阳尚,去的便是西荒城执法司。”

沈世山一拍大腿,恍然大悟道。

“禁军大统领?”楚凡目光闪烁,看了看沈世山。

西荒城执法司司主欧阳尚,看来是极不简单,连沈世山这等大人物,提到西荒城执法司,第一时间就想到了欧阳尚。

和欧阳尚不止一次近处相处,楚凡深深清楚,这位司主病苛缠身,体内伤势极为严重。

“贤侄既然是队正,想必与欧阳司主相熟?”沈世山也在悄然观察着楚凡的神情。

楚凡向着远方一拱手:“正是司主大力推荐,我才得了稷下学宫入学大比的机会,对司主自然是感激不尽。

妆容精致樱花树下美女高清图片写真

“不错,欧阳司主也是一个爱才之人!”沈世山微微一笑,看楚凡的眼神时,却有了些不同。

说到了此处,沈世山倒也没有继续刨根问底,也是话题一转,直接谈起了稷下学宫的入学大比。

“江山易改本性难移,我那孩儿,生性是极为懒散,就算入了稷下学宫,怕也是不堪造就,日后但请贤侄多多关照!”

楚凡微微一笑,却是平静说道:“各人有各人的机缘,若是那家伙的机缘到了,将来成就未必在王爷之下。”

沈世山就在他面前,楚凡能够感应出,随着年纪的增长,沈世山身上的饕餮血脉已经可以忽略不计,相比之下,沈世山几乎没有再觉醒饕餮血脉的可能。

他的一身元婴后期境修为,怕是经过长期的苦修,加外沈王府海量的修炼资源,硬生生造就上去。

“哈哈哈,承你贵言,希望那小子真有开窍的一日……”

听到楚凡的话语,沈世山开怀一笑,只是他知道修炼是何其艰辛,一飞冲天的天才是有,但只会吃吃喝喝的沈圆圆,恐怕不在其中。

“唉,那小子这辈子能成就金丹,我和他母亲就满足了,这希望啊,还得放在他和三娘的孩子身上,等他在稷下学宫内历练几年,再没有长进,到时要是敢逃婚……”

说着,沈世山语气一寒。

楚凡是忍俊不禁,看起来,沈世山已经对沈圆圆死心了,都把希望寄托在自己八字没一撇的孙子辈了。

“王爷应该多给沈世兄一些信心才是,说不定不久之后,他就能让王爷刮目相看呢。”楚凡神秘一笑道。

沈王府富可敌国,而沈世山也是元婴后期境修士,目光如炬。

只要他炼出通髓丹,帮助沈圆圆激活饕餮血脉,赢得的就不止是沈王府世子的友谊了。

一个异姓王,手头拥有着无数的资源,许多恐怕连沈圆圆这个世子目前都无法触及。

虽说楚凡目前还无须求到沈世山头上,但未雨绸缪也是必须的。

“哦?若是真有那么一日,我一定会重重感谢贤侄。”沈世山也意识到了什么,居然是拱起手来,向楚凡行了一礼。

侍立在他身后的那位王府管家,顿时为之乍舌。

别看沈世山表面上和蔼可亲,他这么一位异姓王,身份可是比赤星城城主和执法司司主都要高出不知多少。

只是对一个金丹境的修士,哪怕是未来可期的年轻俊才如此举动,不得不说,这礼节过重了。

大夏王朝的几位皇子当面,沈世山也就如此而已。

王管家不由得眯着双眼,偷偷观察着楚凡,想找出他是否可能是某个私下巡游的贵人。

“王爷客气了,真有那么一日,我也不敢居功。”

倒是没料到这沈世山如此态度,楚凡神色平静道。

楚凡虽未给出什么承诺,但沈世山却是面色一喜。

普通年轻俊杰,一般是恃才傲物,区区一个边陲小城出身的执法司队正,在他面前又怎么可能做到如此平静。

他第一眼,观这青年自然发出的气质,便绝不是那种见识浅薄之徒。

一个小小队正,在他面前怎么可能如此从容。

除非,对方是真没把他这个异姓王看得多厉害。

虽然不知楚凡的底气所在,沈世山自认自己没看走眼。

楚凡连提两次,都是言及了沈圆圆的未来,沈世山也是听出了对方的话外之音,那一拱手,是他也莫名生出了几分野望。

沈圆圆在不久前的历练中碰到的外人,竟然有如此机缘。

沈世山不傻,自然便猜到楚凡便是沈圆圆的贵人。

“总之,贤侄能照顾我家小子,我这做父亲的就感激不尽了,贤侄日后但有所求,我沈府自不推辞。”

这一次,沈世山说话神色郑重了起来,这一番话自不是玩笑,而是给楚凡的一个允诺。

和聪明人说话自然是要省力的多,三言两语,二人之间便默然达成了某种交易。

楚凡笑了笑,倒是抬手抱拳道:“王爷言重了。”

见二人相谈甚欢。

这一下,那一位王管家的神色是愈发怪异了,沈世山可是富可敌国的异姓王,这一诺,那是不简单。

偏偏那位出身西荒城执法司的青年,还真就这么生受了!

小半个时辰后。

夜风微凉,沈世山站在宏伟的殿前,目送楚凡离去。

府上一众下人,将这一幕看在眼里,私下交换着怪异的眼神。

沈世山在书房接待客人的情况不少见,但随后亲自送出门外,那几乎都是地位相仿的大人物。

即便是等闲侯爷,都没有这待遇。

沈圆圆寻常的狐朋狗友,几乎都是赤星城权贵的二世祖,沈世山在家中遇到,无不是看都懒得看一眼。

“莫非,那小子真有什么机缘快到了?”

看着楚凡离去的背影,沈世山自言自语道。

最终,在大门前站了好一会,唔然失笑后,他才转身走了回去。

连他都看不透楚凡,虽然心中好奇楚凡的真正身份,但直觉告诉他,楚凡对自家那小子并无恶意。

相反,今晚的一番交谈,楚凡的那番话,亦是让他放心了许多。

与这样的人物结交,对沈王府只有好处没有坏处。

  • Tags:
  • 1
Send a Mess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