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女赤黄软件

慢悠悠的骑着三轮车,一路从建虹小区杀到垃圾场,李世信感觉还挺新鲜的。

这东西驾驶技巧上跟骑摩托车差不多,上手就会。跟他最近的主要交通工具,也就是走走停停一路慢悠悠的公交车比起来,乘坐体验可是好多了。

除了风有点儿大。

此前结束了垃圾场体验生活的时候李世信就想着,如果有机会的话,帮一帮大个子和针管子等人。

他自己捡垃圾不是为了生存,而是为了体验,所以可以把流浪汉活出老神仙般的逍遥自在。

但是真正以捡破烂为生的,却是实实在在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蝼蚁。

生活环境差就不说了;现在已经入了秋,李世信离开的时候,已经有人开始感冒生病。

吃东西不卫生,坏肚子,胃肠疾病在这里几乎已经算是日常。很多流浪汉天天猫着腰走路不是因为别的,只是单纯的肚子疼。

而最大的危险来自于……这个社会上不全都是好人。

李世信在垃圾场呆了十天,就看到过三次街上一些无聊的人欺负垃圾场的流浪汉取乐。很多时候欺辱甚至是殴打都是无端发生,可能仅仅是因为施暴的人气不顺,或干脆喝醉了酒想发泄。

所以在搜罗垃圾场里的那些老物件时,李世信就想着趁着这次拍戏的机会,给他们找个出路,离开这个环境。

起码有个不漏风的屋子,天天能吃上热饭也比苟延残喘在垃圾场这不是人呆的地方强。

冬日暖阳下的牛仔裤少女

抱着这种心思,李世信骑着三轮车就进了垃圾场大门。

可是,就在想着那群臭小子重新见到自己会是什么表情的时候,他就听见一声高呼。

随即,呼啦啦一群人,便从垃圾场内向自己跑了过来!

那架势,就跟超市猪肉特价6块一斤似的。

简直疯狂!

看着一大群人牢牢将三蹦子把住,生怕三蹦子长翅膀跑似的,李世信压住情绪,将面前一群兴奋过度的人群扫了一眼。

应该是水友没错了。

只是他很好奇,此前他特地告诉李二春要保持神秘感,不要将垃圾场的位置透露出去。

“你们怎么找到这里的?”

也没下三蹦子,李世信双手虚抬将一群七嘴八舌镇了下去,问到。

人群中,钻出了一个带着大圆框眼镜的秃顶少年。

“大师!我叫张全蛋。是我通过分析视频中的蛛丝马迹,确定了地点后大家才找过来的!”

看着面前因过度激动,头顶秃瓢位置一片绯红的年轻人,李世信呵呵一笑。

你还真他娘的是个人才!

在一群水友的吵嚷中,张全蛋也激动的拉住了李世信的胳膊,打开了自己的手机:“大师,您不知道,您的生活态度,深深的感染了B站上许许多多的小伙伴们。大家对于您都太好奇了,您能不能跟我们说说,您为什么能捡破烂也能过的这么快活?似乎永远没有烦恼?”

立马有人附和;

“是啊大师!在网上看了您的视频,我是真的顿悟了。相比你的豁达,我们活的简直就不是人!大师,我以后就跟着您捡破烂了!”

“我也是,我特地辞了工作过来的。垃圾3D建模师,月薪才两三万块钱,天天熬夜到10点,使我不得开心颜。我想好了,以后就跟着您捡破烂了!做个逍遥快活的流浪汉!”

看着一群眼里透着狂热崇拜的年轻人,李世信沉默了。

他不说话,一群兴高采烈的水友一时间也渐渐的安静了下去。

直到周围只剩下秋风呼啸而过的声音,李世信才扫了眼一部部对着自己的手机。

“瞎胡闹!”

此时、

B站水友们组建的流浪大师社区之内,已经鼎沸。

在足足吊了十几天的胃口之后,流浪大师终于被张全蛋等人“成功捕捉”,即使现在是上午,大多数人还在岗位上忙碌,但是观看张全蛋等人直播的水友数量依然达到了七千多人。

于是,七千多人,就听到了大师给出的终极答案。

“我之所以捡破烂也能能保持快乐,是因为……”画面中的流浪大师显得有些无奈,他略微停顿了一下,才微笑着说了下去:“我就算不捡破烂,退休工资一个月也有三千四啊!”

(???)(???)(???)(???)

“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寂静。

仿佛是一阵外星人投放到地球的冷冻光束,将所有人冻成了一坨冰。

不论是垃圾场大门口,还是张全蛋的直播屏幕上俱是一片寂静,一时间气氛诡异极了。

“卧槽!这TM还玩儿个屁啊!”“我怎么就管不住我这手!卧槽我下个月就要提薪了啊!我跟个屁风搞辞职流浪啊!”“无情!卧槽退休工资太无情了!”“卧槽兄弟们、我的心有点儿疼、让我缓缓。”

张全蛋的手机屏幕上,一大波弹幕狂飚了起来!

垃圾场大门口,好几个辞了工作过来朝圣的水友听到李世信这扎入灵魂的终极答案,哭了。

“大师,你喂了我们整整十天的鸡汤,突然来这么一口里面加了砒霜的,我有点儿接受不了。”

“呜呜呜、大师,你特么做视频的时候,就不能跟我们提醒退休工资三千四,请勿模仿么?我现在该怎么办?”

“心痛到无法呼吸!”

“我觉得这不能说咱们蠢是吧?谁又能想到……一个捡破烂的老头竟然是退休工资三千多的狗大户呢?哈、哈哈…哈哇呜呜……我特么在我经理饭盒里拉了泡屎之后跑出来的!这个点,我经理应该已经吃午饭了,我该怎么办啊!”

看着一群崩溃到了极点的水友,李世信呵呵一笑。

“你们的选择,代表了你们的本心。反正你们不喜欢之前的生活,那为什么不把现在看成是一个全新开始的起点呢?”

“大师、都这个时候了,云南白药都弥补不了我心灵上的创伤,您就别来鸡汤了哇!”

“是啊老爷子,我求求您告诉告诉我,您除了月薪三千四之外,还有什么大招没放,让真实好好刺痛一下我,让我狠狠的记住这一次的教训。好回去努力搬砖啊!”

“实际上,我是一名演员。此前之所以到垃圾场,完全是为了体验角色。”

面对一群跪在地上痛哭流涕的年轻人,李世信摸了摸胡子。

寂静。

又是一阵死一般的寂静。

“我就说、我就说这天天捡破烂捡的跟仙人一样?”

“卧槽!老爷子您体验生活就安安静静的体验生活好嘛?没事儿发什么视频啊!”

“老爷子,您好演技。我们都被您给演进去了啊!”

滴!

收到附带强烈【吐槽】的喝彩值,37371点!

看着一群痛不欲生的年轻人,李世信无辜的很。

“那些视频也不是我拍的啊。”

随着他双手一摊,一旁意识到不妙的李二春菊花一紧。

  • Tags:
  • 1
Send a Message